10月“停工令”将至?化工行业 或面临停工限产6个月

发布日期:2020-10-14 浏览次数:869

每年的秋冬季节,是雾霾等大气污染防治压力最大的阶段。据近年惯例,每到10月份,就会有一些行业接到“停工令”。

据悉,2019年就有企业接到了“史上最严停工令”,停工时间从去年的10月初延续到了今年的3月底。共计6个月的时间,长达180天。

2019年的“最强停工令”



据了解,2019年的“停工令”时间为2019年10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停工令涉及到的城市包括:北京,天津,石家庄、唐山、邯郸、邢台、保定、沧州、廊坊、衡水市,山西省太原、阳泉、长治、晋城市,山东省济南、淄博、济宁、德州、聊城、滨州、菏泽市,郑州、开封、安阳、鹤壁、新乡、焦作、濮阳,简称“2+26”城市。

其内容对于化工行业VOCs排放等做出了规范,且多次提及规范多个化工细分领域。


 


2020环保动作不断,“停工令”是否会再来?涉及哪些行业?

2020年以来针对化工行业的环保动作不断,先有多个省市开展化工行业专项整治,又有多批多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深入基层督查监管,足以可见国家对于环保整治的决心和行动力。涉及行业如下:

1、水泥、红砖、砂石等建筑行业

众所周知,在过去的20多年里,我国的房地产事业如日中天,快速发展的房产经济也给我们的环境带来了极大的污染。在这种背景下,几乎每个城市都充满了建筑工地。而这些建筑工地在施工过程中,会造成大量的污染,如粉尘污染、噪音污染、有害气体污染等。又由于拆迁、破旧危楼的改造,造成了非常多的建筑垃圾。因此,几乎每年的“停工令”都将建筑业置于监管清单的首位。新的“停工令”发出后,许多工地的施工过程可能会受到影响。而一些在建筑工地工作的工人,他们也可能面临失业的风险。      


    

2、石油、塑胶、化肥等化工行业

与建材行业类似,石油、塑胶、化肥等也都属于高污染行业。不过,与建材行业不同是,化工行业是经济发展环节当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国家“停工令”的要求也只是:“不能对周边的生活环境造成太大影响”,并非全面停产,而是限产。


3、煤炭行业及制品批发业

我们都知道,仅仅用“禁止”措施来根除环境污染问题是不够的。关键是要开发替代能源,比如更清洁的太阳能和风能。这些新能源的出现也使得传统能源行业受到更大的冲击,煤炭行业就是其中之一。煤炭的重要性大家都有所体验,因为使用方便,煤炭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然而,煤炭并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除此之外煤炭的燃烧会产生大量污染环境的气体,长期开采、使用煤炭会对环境造成很大的影响。随着新能源的普及,市场对煤炭资源的需求开始减少。此外,“停工令”的出现,也让很多煤炭企业受到了冲击。与此同时,对于那些“散乱污”企业也会坚决治理,凡是环保不达标的,一律停业整顿,甚至停产。



4、传统重工业

虽然中国近年来大力倡导产业转型,但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因此,我国许多地区仍然存在着许多传统工业企业。众所周知,很多传统的重工业,都伴随着空气污染、水污染等问题。而且由于这些传统工业企业往往还存在设备落后、污染排放不达标等问题。例如,许多造纸厂和包装厂在生产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工业废水和工业废气,极大地污染了空气和水源。所以2020年,传统的重工业将会成为一个整治的首要目标。新的“停工令”出台后,这类行业将受到更大的影响。  



5、玻璃钢行业

截止2020年,经过过去5年间对一些生产工艺、技术装备落后、达不到安全和环保要求的玻璃钢企业,都已经被整改或淘汰。时至今日,“环保督查”再次强势来袭,玻璃钢行业是否能够继续站稳根基?    

目前国内的玻璃钢产业,绝大多数都是以不饱和聚酯树脂为基体材料和以玻璃纤维为增强材料的热固性塑料制品。正是由于具有强度高、重量轻,耐腐蚀、绝缘好等诸多优点,在基础建设、水利工程、

交通运输、防腐设施、海洋工程、环保工程、航空航天、风力发电、 通讯工程、建筑工程等等诸多行业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然而,玻璃钢的环保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尤其是玻璃钢生产过程中的环境污染问题和废弃物处理问题,一直困扰着玻璃钢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玻璃钢产业的环保问题分成三个部分:


1、是生产过程的有机物对空气的污染,主车间废气基本未能收集,直接排放挥发含有苯乙烯物质严重污染空气。  

2、是生产过程中的头尾料、边角料、废弃模具和残次品;  

3、是到达使用寿命周期后无法循环使用的玻璃钢制品。


目前对玻璃钢行业的环保治理,主要是针对前面两个方面。从技术的角度而言,对生产过程的有机物污染治理,主要采取三个方面的措施:  

使用低苯乙烯挥发树脂,降低苯乙烯排放;安装挥发性有机物治理设备,双管齐下从根本上减少有机物对车间空气质量的污染。  

对于玻璃钢废弃物处理办法有4种:


●可作为水泥原料,将玻璃钢废弃物先粉碎为粒径10mm的粉末,吹入水泥窑炉内作为燃料燃烧,残渣作为水泥原料使用。比法不仅能将废料全部处理完毕,还可使一部分转化为能源,减小部分燃料用量,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    

●作为高炉炼铁还原剂使用,把玻璃钢废弃物同样粉碎为粒子,利用废弃物的碳与氧反应生成一氧化碳,把氧化铁粉还原为铁。    

●物理回收,将玻璃钢废弃物碎成粉末,作为填料使用。这种方法可能会降低新制品的强度。

 

●化学再生,把粉碎后的微粉溶解于乙二醇,在超高温与碱催化剂的作用下,使树脂分解,分离出玻璃纤维,加入化学原料重新生成不饱和聚酯,不仅可循环利用,还使产品性能有较大程度的提高。    因此,从技术层面而言,玻璃钢产业面临的环保问题是完全可以解决的,从这个意义来讲,玻璃钢也是一个可循环利用的产业,能够满足可持续发展的要求。但以目前的经济而言,物理回收为最佳办法;虽然化学再生方式趋于完善,但玻璃钢制品的成本将上升。玻璃钢本身不是一种不可替代的产品,成本的提高,会影响市场推广,目前还不能大规模采用化学再生法。




10月即将到来,2020年新一轮“停工令”当前还没有确切消息。不过一旦实行“停工令”,和化工业将首当其冲受到影响。有关企业和个人还需要早作安排和部署,提前准备预防风险!

总而言之一句话,国家不会再以污染环境作为过度追求经济发展为代价,通过“停工令”的落实以及加强对排污企业的整顿与治理,希望环境污染的问题能够有所改善,进而利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合肥东胜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 皖ICP备16005157号